日,徘徊于資本市場數年的百果園最終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摩根士丹利為獨家保薦人。招股書數據顯示,2019-2021年百果園凈利潤率不及3%,線上渠道毛利率從2.8%跌到-0.3%。這個數據或許可以證明百果園毛利率和凈利潤爬坡困難。

疫情和行業競爭的雙重夾擊下,百果園曾經五年內獲8輪融資,一路高歌收購果多美、一米鮮等數家企業,相比于數年前的大動作,如今百果園的腳步顯然逐漸趨緩,幾年嘗試的新業務如無人貨柜“百果盒子”、社區團購臺“熊貓大鮮”等也未在業內聲名鵲起。在水果之外,如何在激烈競爭中搶奪生鮮“蛋糕”,百果園還未找到有力的突破口。

凈利潤艱難爬坡,八成營收靠加盟店

賣高端水果的生意,似乎也很難輕易與賺錢畫上等號。招股書數據顯示,2019-2021年,百果園營收分別為89.76億元、88.54億元、102.89億元;毛利率分別為9.8%、9.1%和11.2%;凈利潤分別為2.48億元、4570萬元和2.26億元,凈利潤率分別為2.8%、0.5%和2.2%。

利潤波動明顯,百果園認為疫情是影響線下經營的原因之一。財報顯示,水果銷售及其他食品產品收入在三年間分別達到87.5億元、86.37億元和99.92億元,分別占同期總收入的97.5%、97.6%及97.1%。2020年收入減少,主要是新冠疫情對線下零售門店銷售造成不利影響,導致自行管理的加盟門店均銷售額下降。

加盟門店是百果園重要的營收來源。其收入從2019年的76.87億元增長至2021年的81.25億元,不過占總收入比重有所下降,從87.9%減少至81.3%。截至最后實際可行日期,百果園線下門店已達5351家,布局于全國22個省市。其中,5336家為加盟店,15家為自營門店。

這離百果園創始人余惠勇于2019年提出的“2020年開出萬店”的目標依然還有較大差距。北京商報記者發現,2019-2021年,百果園開加盟店的速度不到10%,而自營門店收入占比也一直保持在0.4%??梢哉f,在財報統計的三年間,百果園的業績僅是處于維穩的狀態。

難講線上新故事,線上渠道毛利率-0.3%

因此,較之傳統線下渠道,百果園在線上零售的表現反而突出了許多。財報顯示,線上渠道收入從2019年的3288.9萬元增長至2021年的3.26億元。百果園表示,目前公司已建立多個自營線上渠道,包括百果園App、微信小程序,天貓、京東、抖音等臺,以及美團、餓了么等外賣臺。

百果園布局線上線下一體化,可以追溯至其于2016年收購生鮮電商“一米鮮”時期。彼時,百果園便開始了及時送、次日達、自提等服務。根據過往媒體報道,從2018年起,百果園不再滿足于只賣水果,而是設法蹚出多元業務。例如在2018年于北京等一線城市投放200多臺無人貨柜“百果盒子”;2019年4月上線獨立生鮮臺“百果心享”嘗試賣菜;2020年10月上線社區團購臺“熊貓大鮮”。

不過,上述三個業務在后續發展中幾乎都難在業界驚起水花。北京商報記者查詢發現,截至目前,關乎“百果盒子”的進展信息僅停留在2018年,而“百果心享”臺已無處查詢,“熊貓大鮮”則并入了“百果園+”微信小程序中。

從品類來看,在水果之外,百果園擴充了肉禽蛋品、蔬菜海鮮、糧油酒飲等類目,配送時效為次日達。打通線上渠道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百果園會員規模的擴張,卻也讓其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境遇中。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百果園線上渠道毛利率分別為2.8%、-4.9%、-0.3%。

對此,百果園解釋稱,主要是由于競爭加劇以及“熊貓大鮮”推出后,公司改變線上策略,從2019年起僅向付費會員銷售高端生鮮食品轉變為向所有客戶銷售更多大眾市場的大生鮮及其他產品,天貓、京東及B2C模式自營網店的毛利率相對較低。此外,線上銷量的上升也導致了配送費用和包裝費用的增長。

一招“高端”能打天下?分銷功能已關閉

若是做全品類,身處社區團購、生鮮前置倉、超市等眾多對手中,百果園在配送時效和價格上都難有優勢。若是做高端生鮮,盡管毛利較高,但消費人群較窄,又難以形成規?;?。

無論如何,在高端產品上,百果園仍未放下執念。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百果園上線了一款名為“三個零蔬菜周周送”的微信小程序,售賣適合2-5口之家的蔬菜包,主打“0化學合成肥料、0化學農藥、0化學激素”,價格在90-150元不等。為了增強用戶留存,百果園還推出了相應的禮品卡。“每周五臺會以快遞形式發貨。”一位工作人員表示。

不過,目前該臺已于4月中旬關閉了“蔬菜推薦官”分銷功能。對此,其解釋稱,一方面是系統升級,需要調整推薦官和用戶協議。其次,受政策影響,一些流程還需要優化,影響范圍較大,因此終止了該功能。

如何能在擅長的水果領域外謀求突破,百果園仍在尋求路徑。其在招股書中坦言,中國大生鮮零售行業高度分散且競爭激烈,為了有效競爭,公司可能會采取各種營銷措施吸引用戶,可能導致短期營銷開支增長并降低利潤。此外,進一步發展生鮮零售業務也將對供應鏈、倉儲和物流等環節提出更高要求,產生更多運營成本。

零售業專家胡春才認為,百果園若是將做高端水果的打法套用在生鮮上,會有較大難度,“這不僅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扭轉中國居民傳統消費觀念,而且較之水果,蔬菜消費更為剛需,且消費頻次和種類更多,用戶更傾向于一站式購齊。受限于店內面積的百果園很難與大賣場等其他企業競爭。因此,向下沉市場滲透是百果園發揮水果品類優勢的方向”。(北京商報記者 何倩)

標簽: 百果園赴港ipo 八成營收 加盟店賣高端水果 百果園凈利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