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個共享單車套餐,不同用戶在同一時間購買的價格卻不同。共享單車漲價引關注后,又被曝“大數據殺熟”。北京青年報記者驗證發現,美團單車、哈啰單車和青桔單車都確有此現象。對此,哈啰單車和青桔單車客服回應稱,實際價格以個人購買頁面為準,美團單車的“價格說明”也顯示,優惠券系隨機發放,最終以訂單結算頁價格為準。對于是否常用服務的用戶價格會更高,哈啰客服表示:“也可以這樣說。”

北青報記者發現

同一套餐價差可達22元

日,有媒體報道,不同用戶購買共享單車套餐價格不同。8月11日,北京青年報記者用多部手機多個賬號在各臺上搜索發現,美團單車、哈啰單車、青桔單車等臺確有此現象。以美團單車的30天暢騎卡為例,同樣定位在北京市的三部手機顯示的價格分別為14.8元、8.8元和19.8元;再如90天暢騎卡的價格,三部手機分別顯示為49元、36元和58元,其中兩者相差達到22元。其他套餐的實際價格也存在一定差別。

哈啰單車和青桔單車同樣如此。根據三部手機的顯示結果,哈啰單車的30天不限次卡價格分別為16.98元、13.58元和13.97元,青桔單車30天暢騎卡的價格分別為11.5元、12.5元和11.9元。

值得注意的是,三部手機中,第三部的用戶為使用過三家臺服務的老用戶,而在一些情況下,老用戶的價格并非最高的。北青報記者在微博上看到,有多名購買過騎行卡套餐的用戶曬出自己在美團單車和哈啰單車的購買頁面,其30天暢騎卡的價格顯示為25元,是北青報記者測試中價格的兩倍。

臺回應

優惠活動隨機價格存在差異

8月11日,北青報記者以用戶身份咨詢了各臺客服。其中,哈啰單車客服多次向北青報記者表示,套餐的實際價格只能以當天個人的購買頁面展示結果為準。該客服稱:“因用戶參加的營銷活動會有優惠券自動抵扣,受折扣、使用頻次等影響,個別用戶購買價格可能會存在微小差異。”不過,“產品均每次騎行使用價格還是遠低于單次騎行付費的”。當被問及“受使用頻次影響是否意味著常用的人價格更高”時,該客服回復道:“也可以這樣說。”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即使是新人用戶,不同新人用戶得到的優惠也不同。對此,哈啰客服建議:“可以稍微注意一下哪天比較優惠了再購買。”

此外,青桔單車客服也表示:“暢騎卡和次卡會不定期開展優惠活動,會不定期推送折扣券,不同的折扣和價格可前往購卡頁面查看具體價格。”

在美團App的單車騎行卡購買頁面下方寫有“價格說明”:騎行卡的實時標價,不因表述的差異改變質,具體成交價格根據不時促銷活動或用戶使用優惠券等發生變化。對于優惠券的發放規則,其聲稱:“騎行卡優惠券隨機發放,最終以訂單結算頁價格為準。”

此外,還有新用戶專享福利和回歸用戶專享福利。新用戶專享福利針對從未使用過美團單車服務的新用戶。而28天未使用過美團單車服務的用戶,也可以優惠價格購買指定特惠騎行卡。說明中提道:“專享福利僅對符合條件的用戶展示,可能會根據時間、地域差異等情況發生調整,請以頁面展示價格為準。”

至于哈啰單車和青桔單車的套餐價格說明,其App和小程序并無顯示。

專家解讀

臺優惠券發放方式有提升空間

今年1月,國家網信辦等四部門聯合發布了《互聯網信息服務算法推薦管理規定》,該規定對大數據“殺熟”進行了限制?!兑幎ā分赋?,算法推薦服務提供者向消費者銷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務的,應當保護消費者公交易的權利,不得根據消費者的偏好、交易慣等特征,利用算法在交易價格等交易條件上實施不合理的差別待遇等違法行為。

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告訴北青報記者,隨機優惠和大數據殺熟是兩種機制。隨機優惠是比較普遍存在的優惠形式,是合法合規的,只要隨機優惠幅度在合理范圍內都是為客戶帶來收益。而大數據殺熟是根據用戶數據來區別對待,涉及價格歧視是違規的,是否存在大數據殺熟,需要通過優惠券發放機制來了解,沒有數據支持是不能得出絕對結論的,所以需要監管跟進。

“消費者對于很多優惠機制是不了解的。”盤和林說,“所以,這類疑似大數據殺熟的行為應該由監管層來跟進監管。因為普通用戶并無后臺權限,也不可能清晰地知道自己的優惠券怎么來,也很難進行橫向優惠比較。”

互聯網獨立分析師丁道師則表示,臺優惠券的發放方式確實有一定的提升空間。企業需要動態地衡哪種方式對用戶和企業都更有利。

為何這樣的事實難以被認定為“大數據殺熟”?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告訴北青報記者:“實踐中,像單車月卡一樣,它并非溢價,而是打折力度的不同,這樣的案例比比皆是。如果是溢價,那就能明顯判定為大數據殺熟,但這里它都是有折扣的,只不過是折扣多少不同,所以在法理上就不好去判定是大數據殺熟。在法律上,沒有規定去強制商家的優惠折扣,所以會被商家或臺用來抗辯。” (文/本報記者 溫婧 實記者 辜曉曉 統籌/池海波)

標簽: 共享單車 大數據殺熟 共享單車套餐 同一套餐價差可達22元